第二百四十章 结局(二十二)(1/2)

荣华富贵,荣华富贵耶,什么概念?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富贵险中求;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再搏一搏,摩托变赛摩,再去搏一搏!赛摩变兰博,不就这几个概念咩,所以…

“冲啊!杀啊!干他娘的!”

天军这方口号喊得是挺好,百米之距更不过只是几秒的事,我说那么多,我是创造者,这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且是不算任何时间滴,youknow?嘿嘿!

近,近了,很近!话说这话有没有种熟悉的感觉?哈哈!简直就是似曾相识的场景好吧!

天荒对冲,百米之距,不过几秒,可偏偏就是在此之几秒内,是两者相差位处在之五十米左右处,异变突就横生!

莫子异变?这可是个大异变!只观之那南方冲锋之荒中军之苍穹顶上头,星云见过吧,家人们,没错,就那样,荒中军上头那大炸开来之红团团就是化成了此么些个数量是为之亿万之“碎星云”!

当然这也不算是异变,这算得个鬼的异变,真正的异变是…

观之那天上之破碎血云是有之千千万!毫不夸张来说,其就是宛若只遮天大手般是将整个天野给之死死笼括在其之手心以内!

那坑里周遭环境给之如此整出,可谓是黑到无边无际,更是赤得无边无垠!尤是那黑赤交加,根本是让人压抑得不能再是压抑!

身处其中,你之耳畔是持续乍响着那拔地是直冲向之那天穹大炸起之滔天之吼杀!由此可见双方之斗志皆是高涨得很!

你是心怀不安地到处看着,忽就是于那不禁意间,你似是隐见之那重重笼罩之碎云深处好似是有着个莫大之黑影是在之其中疯狂翻涌!

当兵打仗的你是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可当你见此简直是无法用之言语来形容之场面你是隐有之…

发慌!内心很空,不是寂寞!而是害怕!那自九天倾泄之大河!那位于那银河上之天兵天将!那立耸于那金舟船头之神仙!那锐不可挡、是震天撼地之势!

你强压着心头的恐惧!你硬着头皮是在生生朝向前冲!你告诉自己不能退!国主都是当那阵列之头!自己又是有何好怕!你持续不停地找理由说服安慰自己!终于…终于!

你发慌的内心!你紧张的神经!皆是稍有之平复,可不等你有所喘息!更不给你之时间反应!你突目视前方,你是骤然发现!

近,真的很近,不过三十来米距!你之脑海是突的忆起诸多事物!可半秒眨眼间却又是突的脑海全空!此时此刻!你之脑海突就只怀有那一个念头,撕碎,是撕碎,没错,你只想将之眼前所有的一切,皆给之摧毁!让之灭亡!使之万劫不复!

想到这,你握枪之手是不禁恢复往日之气力,甚至在那暗涌之热血的影响下是比之以往更强,你感到内心异常安定,毫无波澜!

你感到兴奋,异常的兴奋!这股兴奋比之那暗涌之热血来得是还要上头!你不禁吼叫出声,后更是放声嘶吼!你是以此来宣泄你内心之压抑情绪!

此无疑是让你之战意有节节高攀、突破极限、达至顶峰、甚是破却顶峰之势!也就是在你!或是说整个荒中军那势头皆是攀登至巅峰是即将要突破巅峰的那一刹!

九天之上!血云之中!唰地下是突窜出道影!见那影速度极快,唰地是出现于此,哗地又是现出于那,观其来回闪现穿梭忽地又是盘旋扶摇直上!是径直朝向那天际直冲以上!

冲!冲!冲!起初那影速度极快,不过渐渐…在其猛冲出直上天际的那瞬!同步之其周遭无数碎云是紧随直上!且是观之速度比之更快!是于其上头下就构建出无数道血之云障!

影是黑的,随着些点时间推移,其已而是露出其之真貌,是那黑龙,是那由之荒朝之国运所衍生而出之黑龙!

黑龙在怒吼!黑龙在咆哮!黑龙在死死朝之上头冲!那碎血云所构造出之阻碍是多!是厚!可就这?这能抵挡得住我之黑龙?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碎云层层叠,黑龙便层层破!云叠之速度是远比不上那龙破之速度,于是乎…

整个过程其实是还未有过一秒半,可想而知的云是有多脆弱,龙是有多强,就如此,不过却是那黑龙每每破却不知多少叠层之碎血云时,其之身躯便是会染上点赤色,也可说是之血色。

破即染,染即破,突突破破的,在此之刻,其将之整个碎血云层给之破却时…其之身躯已而是…可以说整个就是套上了层赤色铠甲,有那赛朋机械风的即视感,尤是那黑色瞳孔朝之血色瞳孔的转变,血气拖拽而出迎风朝后摆舞,真乃是画龙点睛之笔,着实是无比的威风霸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