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我打还不成吗!(1/2)

先前受清妖蛊惑出城投降的人虽多,但都是常胜军起事后裹挟或陆续投奔来的乡民,并非常胜军嫡系教众,也没有于常胜军中有影响力的厉害人物。

故而临清城中虽然人心浮动,然并没有对常胜军坚守临清的意志造成多少冲击。

教主王伦甚至很高兴那些意志不坚定的人离开临清,他认为这样会让队伍变得更纯洁,不必担心叛徒出卖,同时也能节省大批粮食。

曾当众于左右道:“清妖总理痴愚,窃以为招降纳叛能瓦我教基础,殊不知反使我之基业更为夯实,使我将士更为齐心。改日见到此人,倒是要谢他一二。”

后见北京有大量八旗主力兵赶至,似乎是关外索伦,还有蒙古马队于运河畔出没,于城头观之,不仅不怕,反而更是喜不自胜。

对其心腹、国公王维全、元帅王经隆等人言道:“今年为满清大劫之年,临清这边牵制清兵越多,则西方鬼家行动越为顺利,待西方鬼家兵临中原,我清水教便能直指北京,此圣中老爷早就料定之事,尔等切勿担忧。”

这话被投降过来的副元帅刘焕转述给贾佳总理后,令得总理大臣恨不得亲往临清城中,与王教主斩鸡头烧黄纸,义结金兰。

非如此,不能表达内心之激动。

真是既生瑜,何生亮!

考虑朝廷新订刑律不许称兄道弟,违者要杀头,遂罢了。

不过王伦这个教主对于明明每况愈下的局面再如何乐观,形势的发展还是超出了其所谓“圣中老爷”预料。

阎氏兄弟的投降无疑一记重锤,砸在了王伦心头。

那大元帅阎吉仁可是常胜军最能打之人,屡次大败山东总兵愉一,更领兵取得柳林大捷,乃清水教公认的双花红棍。

王伦计划西方鬼家一旦兵临中原,就以阎吉仁为招讨兵马大元帅,仿那徐达直指燕京,从而开创一个新大清。

何为新大清?

因为王伦国号依旧为清。

取清水教之名。

也是效仿明朝朱元璋国名取自明教之典故。

现如今新大清的徐达却出城投降了清军,收到消息的王伦简直难以相信,一时之间,任圣中老爷怎么预料,城内军心士气也是瞬间跌至冰点。

投降之后双双被授为千总的阎氏兄弟,更是承担了城前叫话重任。

二阎在常胜军中的份量比那林三毛要重的多,当天又有千余人受二阎号召出城来降。

且引出两条大鱼来。

一是原寿张衙役出身的副元帅刘焕;二是营兵出身的宣行官阎逢源。

当初起事之时,刘焕与阎逢源就是最先突入寿张城中的好汉,后被王伦委以重任,教中排名虽低,但兵权不小,各指挥两千人,可谓骨干。

刘焕出城后为求宽恕,说自己自加入常胜军,未入任何村庄,未曾乱杀一人。

贾六问梵伟可属实,梵伟称确实,便命刘焕于常威军中任职把总,同样给其七品顶戴。

见那阎逢源颇有无赖像,心中不喜,遂将其送给山东总兵惟一,本意是借惟一之手杀掉阎逢源。

哪知愉一对于曾多次击败自己的阎逢源,不仅没有杀之泄愤,反而让其担任自己的亲兵队长。

走哪带哪。

如此大度,如此胸怀,让贾六对满洲正黄旗出身的惟一刮目相看,一次随口对山东巡抚国泰说待破了临清后,可向朝廷举荐惟一领军征讨西方鬼家。

得知总理大臣好心的惟一,吓得当天晚上就派人给总理大臣送来黄金六百两,次日就拉起肚子来,以不能统兵为由请总理大臣全权指挥山东绿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