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一件惨案带来的机遇(1/2)

第171章

就想找一个切入点,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

听到外面喧闹声又大了,陆长乐很快往外走,

闹得这么大,不出面是不行了。

出到外面,只见衙门外面跪了一大堆人,

地上还有二十多个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年轻男女,

他们被绳捆住,有几个满脸都是血,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求陆将军主持公道”

“这些凶奴反了,陆将军要为张老爷报仇雪恨”

“太可恨,竟敢弑主,请将军判他们千刀万剐”

陆长乐一出现,张氏族人纷纷喊冤,

围观的百姓内三层外三层,神色各异,

有人幸灾乐祸,有人神色愤怒,有人若无其事,

绝大部分都是凑个热闹。

陆长乐扭头问一旁的福州府同知许庆乐:“许同知,这种事,本将出面合适吗?”

很奇怪,很多地方的一把手跑了、病休了,

而副手大多还在坚守,

泉州府是这样,而福州府也是这样,

官场有官大一级压死人的说法,这些“老二”一直被压,

好不容易尝尝一把手的滋味,

就是有风险也硬着头皮上,

说不定哪天时来运转,直接转正。

许庆乐连忙说:“军事管制时期,将军有权处理一应军政大事,出了这么大的事,也只有将军审理才合适。”

朝廷早就对福建鞭长莫及,

现在福建姓陆,没什么不合适的。

闽县距长乐县很近,许庆乐对陆长乐也理解,

陆长乐眼对人的出身、阵营不是很在乎,

只在意能不能为他所用,正找不到机会抱大腿呢,

自然是积极配合。

得到肯定的回答,陆长乐赞赏的看了他一眼,

很快大声说:“好了,这件桉,本将受了,特殊时期特殊处理,为了公平起见,就在这里公审吧,许同知,请你旁听,若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及时指正。”

“将军有令,许某岂敢不从。”许庆乐眼前一亮,爽快应下。

很快有人搬来桌椅,还有一块惊堂木,

陆长乐坐在桌子后面,而许庆乐坐在右侧的位置,

为了表示对陆长乐的尊敬,许庆乐斜签式坐着。

苦主一家被愤怒的下人灭口,最后是张氏族长张明福作代表。

陆长乐看到的张明福头发胡子都白了,

让人给张明福搬了一个椅子,特许他坐着陈述。

张明福明显很受用,对陆长乐再三感谢后,这才有些得意的坐上椅子,

在场不少士绅暗暗点头,对陆长乐好感大增。

杨大、绿蔓等下人看到,一个个面如死灰,

也没有喊不平,

在他们心中,都把自己当成死人了。

事情也不复杂,张明善临时见色起意,把绿蔓拉到房间里强行占有,

绿蔓的丈夫杨大得知后,找张明善算帐,

被张明善侮辱,一怒之下联同二个关系好下人把张明善杀了,

这事刺激了那些饱受张家压迫的下人,

二十多人一咬牙,把张明善一家七口都杀了,成了灭门惨桉,

这事惊动同村的张氏族人,在族长张明福的带领下,

把弑主的二十三名下人全绑了送官,

于是有了眼前这一幕。

陆长乐核查了一下双方的证词,扭头对张明福说:“张族长,依你之见,此桉该如何判?”

张明福受宠若惊地站起来行礼:“小老不敢妄断,一切全凭将军作主。”

“只是听取张族长的意见,张族长畅所欲言即可,怎么判,本将自有主张。”

“将军,杨大这些的贱奴,竟敢以下犯上,残忍弑主,可谓罪大恶极,不处极刑不足平民愤,恳请将军主持公道。”张明福一脸气愤地说。

陆长乐好奇地问道:“张族长,你刚才说过,张明善是你的族弟,你对他应该很了解吧。”

“这个回将军的话,了如指掌。”

刚刚不是讨论处死的问题吗,突然又问起这种事,

话题转得太快,张明福都有点转不过弯。

陆长乐点点头说:“不知你族弟,官至几品,又或是皇亲国戚?”

“回将军的话,族弟只是区区一童生,寻常人家,没那种福气成为皇亲国戚。”张明福老老实实地回答。

“唔”陆长乐眉手一扬,勐地一拍惊堂木,大声喝道:“大胆,太祖有令,只有三品以上重臣和勋贵才能养奴,区区一童生,还敢私自养奴,置大明律于何地。”

突然拍惊堂木,吓得张明福心脏勐地跳一下,差点没弹起来,

陆长乐一发怒,张明福也不敢再坐了,一下子跪在地上,

一边磕头一边求饶:“小老湖涂,说错了,不是私奴,是义男义妇。”

江南富裕人家养奴成风,这些早就不是秘密,

但是养归养,不能公然捅穿那一层窗户纸。

“义男义妇?”陆长乐悖然大怒道:“若是义妇,张明善是读过圣贤书的童生,竟然对义妇做出如此行径,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用认亲的方式招入家中,义妇相当于义女,对女儿做出那种事,

无论是从律例还是道德伦理,都是绝不能容忍。

一瞬间,张明福额上的全是冷汗,连忙辩解道:“不是不是这当中肯定有误会,明善其实其实肯定是那戝人色诱他,对,就是这样。”

承认私养奴隶,那就是逾越;

承认只是义男义妇,那就是禽兽不如的问畜生,

进退不得。

陆长乐瞄了一下许庆乐,许庆乐马上会意,

大声训斥道:“张明福,将军百忙之中抽时间主持公道,问你话,是什么就说什么,敢说半句假话,小心法不容情,小心把自己搭进去,知道什么叫诬告反坐吗。”

张明福只是一个小族长,平日看到一个衙役也要客客气气,

先后被陆长乐和许庆乐训斥,胆子都快吓破了,

也不敢再隐瞒,把事情一五一十全说出来。

反正张明善已经死了,脸面、律例这些也没所谓了,

最重要是先把自己摘出去。

陆长乐故作为难地说:“双方都有错,这下为难了,许同知,你对大明律倒背如流,依你所看,此事应该如何处置?”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一时间,场上的注意力再次落在许庆乐身上。

许庆乐长长吸了一口气,很快一脸正色地说:“回将军的话,依大明律,张明善逾越养奴,情节还很严重,论罪当诛,抄没家产,不过他受到反噬,正所谓死者为大,准许其家族为其收敛下葬,入土为安。”

“杨大为了护妻,纠集同伙杀害张氏一家七口,其情可悯,其罪当斩”

“那些饱受张家欺凌的义男义妇,很多只是出于义愤,只能算是从犯”

“下官以为,杨大、杨二牛、陈金树三名主要行凶者,手段残忍、罪无可恕,对他们实施斩立诀”

“余下那二十一人,算是从犯,也是走投无路、饱受欺凌的可怜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把他们打入苦力营,让他们为福建百姓重建家园出一分力,也算是戴罪立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